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检风采

【纪检人•手记】愚人不“愚”

发布时间:2019/04/03 09:56:21    作者:柴莉    来源:思茅区纪委监委

“领导,我想见见我的老婆,她一辈子对我不离不弃,我想见见我的堂哥,生意上一直都是他在帮助我,我还想见见……我们家有遗传性糖尿病,我也不知能活多久……”老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交待着他的“后事”。

在全区执纪审查全员办案的新模式下,我也参与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专案。

“我老婆十几年前就一身的病,跟了我快三十年,从来没有外出旅游过;我一直都是个大孝子,老母亲前两年在我家里过世了,那时她87岁……呜呜呜……”夹杂着云南方言的川音已不算太地道,48岁的老杨越哭越来劲。

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他悄悄地瞥了波哥一眼……

波哥是纪检监察二室的主任,也是该案的主办人员。

这哭声让我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在外风光无限的“大老板”,心想:大男人怎么能哭得如此梨花带雨,这还有一丁点“老板”的样子?

“我真的没有给其他人送过钱,我这家里一贫如洗,不信你们去查我的银行卡,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存款。”老杨这戏演得满是破绽,我实在不耐烦继续呆在留置室里。

“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儿子不孝,还想着去看看您……”看样子,老杨的字典里并没有“羞人”二字。

我站起身,正打算跟波哥建议今晚是不是先撤退了,但我看到波哥默不作身,不断地来回踱步,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他还不时给老杨递上纸巾。

“杨总,你的家庭情况我们了解,你的家人们你不用担心……”

“什么?波哥竟能愚钝到同情这个‘戏子’,还用那么平和的语气说出这些话。”

更让我意外的是,老谋深算的老杨一下子楞住了,收起了他那不值钱的眼泪,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接下来,他的眼泪不再那么泛滥了,开始与我们好好交谈起来,虽然案件仍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突破,但至少,老杨演的这出戏以失败告终。

走出留置室,我得意地调侃波哥:“你怎么这么笨?他那点小伎俩连我都能识破,亏你还办了这么多案子!”

“哈哈,妹子,你错了!你没发现与被调查人斗志斗勇很有意思吗?他想用哭泣来博得办案人员的同情,明知他是在演戏,我就陪陪他唱个‘双簧’嘛,不然他一个人在‘舞台’上得有多孤单?今天是愚人节,我就陪他过个节,让他知道我们可是饱经风霜的‘铁包公’!”原来,波哥不“愚”,而是给了老杨一个能上能下的台阶!

这让我想起了一部很老的片子——《阿甘正传》,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阿甘是个智商只有75的低能儿,大家看了这部戏后,都为阿甘感到可怜,但是阿甘自己或许不这么觉得吧。因为迟钝的神经,他甚至不知道什么可怜。但也正因为他是白痴,他意外地收获了别人展现在他面前的真挚感情。生命里没有我虞尔诈的那份纯净,主宰着阿甘的神经系统,让阿甘过着愚人不“愚”的生活,而电影里那些聪明的人,常常为了梦想或者别的而抛弃了尊严以至于生命。

有时,在案件突破遇到瓶颈时,我们也可学学愚人阿甘,偶尔保持愚钝的神经,用“愚人”的方式去思考问题,用“愚人”的态度与被调查人周旋,或许也会如阿甘一样,收获意外惊喜。

对纪检监察工作来说,用心是必要的工作态度,较真是贯穿始终的工作方法,而愚人不“愚”的精神,或许能让工作游刃有余。

长路漫漫,执纪为民的路永远没有尽头,纪检监察干部必须负重前行,做一个愉快的愚人,不失为纪检人解压释负的好办法。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