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检风采

【纪检人•手记】违纪人员来找我

发布时间:2019/05/27 09:41:58    作者:陶智兰    来源:景谷县纪委监委

“请问你们要找哪个?要办什么事?”从会议室出来,看到办公室走廊里两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小心地打量着门牌,像是要找人的样子,于是我上前问到。

“我们要找陶副书记说点事情。”“我就是。”我边说边把他们请进办公室。心里想着,两人是要反映和举报什么问题呢?因为平时也常会遇到直接找我反映问题的人。

“你们找我是要反映什么事情?”我边倒茶水边问他们。对方作了自我介绍。两人一个姓吴,一个姓陈,说是专门从家里到县城来找纪委说清问题的。小吴是某村村民小组长,而且是一名共产党员,小陈是一名普通群众,平时做点小工程,几年前在小吴所在的小组做过一个道路硬化的扶贫项目。我明白了他们来找我的原因。因为不久前县纪委监委发出了关于敦促全县违规违纪违法人员到纪委监委说清问题的公告,目前县纪委监委正在围绕“深挖彻查保护伞,严厉惩治基层蝇贪”工作开展划片区联合办案,两人正是我们本次联合办案中某个案件的当事人之一,联合办案组已经对核查中存在的问题作过汇报,目前正准备对相关人员进行立案审查。

小吴开门见山:“领导,我们做小组道路硬化工程时,的确出现了没有对项目进行验收导致多付工程款、长时间滞留扶贫资金等问题,但那不是我们故意要这样做的,主要是由于我们没有经验,不懂管理造成的。对存在的问题,我们正在进行积极整改,我们滞留的资金也一直好好存着,一分都没有动着,现在已经全部上缴了。”

“对于我多领工程款的问题,我认为这个工程款不是我硬要的,是你们(政府部门及相关工作人员)给我的,给我时你们没有说什么,现在说给多了,要我退,我觉得责任不在我。”小陈开口道。

“你们说的事情,县纪委监委办案组已经回来汇报过了,其实,有什么问题和想法你们跟办案组说就行了,用不着直接到跑到这里来谈,那么远的路程,又麻烦又耽搁你们的生产。”我知道从那个村到县城有大约150公里的距离。

“现在正在开展扫黑除恶工作,说是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办案组跟我说了,我们在工作中没有按政府的要求办事,就是不听党和政府的话,就是乱。所以直接来找纪委,希望能够从宽处理。”

“那5000元的事情呢?”看两人只字不提关于5000元回扣的问题,便直接问到。因为调查组在调查时,发现在这个造价40万元的项目中,施工方给了包括小吴在内的四个村民小组长各5000元总共20000元的回扣。

“那个是工钱!”小吴斩钉截铁。“这个项目做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天天跟着协调,做了不少工作,是我们应该得的辛苦费。老百姓干活有工钱,我们拿这个钱应该合理吧,难道这也算违纪吗?”

“你们除了做协调工作,还参与劳动吗?你们有出工记录吗?群众同意和知道你们领了这么一笔辛苦费吗?”两人语塞。

我继续跟小吴做工作。“群众选举你为小组负责人,那是父老乡亲对你的信任,你付出多少都是应该的,是一名党员的职责所在,因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宗旨。”说到这里,小吴面露惭愧之色。我知道另外三个村民小组长已经承认收受回扣的事实,而且各自收受的5000元已经全额退缴了,但小吴那份一直没有退缴,乡纪委多次找他无果,除了长期外出打工和家庭困难的原因,这其中应该也不乏侥幸心理,认为能赖就赖,能拖就拖。

我面向小陈:“是的,钱是政府的,是政府给你的,但你没做那么多工程量就不应该领那么多费用,正因为我们工作人员作风不实,多给你付了费用,我们才要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和处理,他们必须对这个事情承担责任,你必须把多拿的钱退回来。”小陈无语。

通过交谈和做思想工作,两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小吴说,其实自己就是来跟组织检讨和说清问题的,因为前年与人做了一个工程项目,因种种原因亏损了,加之家里老人和孩子先后患了大病,家庭实在困难,现在家中负债数十万元,自己正在想方设法增加家庭收入,今年自己在外地租地种烤烟,雨水不好,估计亏损已成定局。他试探着问我,自己在所在地乡政府做了几个小工程,还有大约三四万元工钱没有去结算,他要上缴的那5000元“辛苦费”能不能在其中帮他抵扣一下。“纪律有硬度,执纪有温度”,想到基层干部的不容易,想到他的确有困难,我答应让办案组帮他协调。

最后,小吴问我,如果他们这个问题搞清楚了,会不会还要把他们当作“扫除”的对象?说他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今后的生活,更不能影响到孩子今后的学习、工作和生活。

我耐心给他“上课”:“人都会犯错误,但要能够知错认错改错,我们党内也如此,不会因为你犯了错就把你一棍子打死,只要你知错改错,在以后的生产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遵守好各项纪律,在群众中发挥好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先锋模范作用,你这个事情完全可以在我们党内解决。”

听罢,小吴如释重负,说把这个事情说清后,自己心情也轻松了,并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而且必须承担组织的教育和帮助,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而且会以此为教训,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加强学习,严格要求自己,避免再犯错误。

起身送两人至电梯口时,我叮嘱他们路上一定要小心,小吴一再对我表示感谢。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感谢的不是我,而是党组织。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