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论坛

对“在接受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认定的探讨

发布时间:2019/01/14 16:41:21    作者:王若楠    来源:普洱市纪委监委

谈话函询,既是纪委处置问题线索的方式之一,也是实践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中第一种形态的重要手段。近年来,谈话函询数量不断攀升的背后,反映的是监督执纪理念的转变。能通过第一种形态处理的问题,绝不养痈遗患,防止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组织对干部的态度,反映的是组织负不负责任,干部对组织的态度,检验的是干部的党性。每一名党员干部要在政治上讲忠诚、组织上讲服从、行动上讲纪律。一时糊涂犯下错误,能够幡然醒悟,及时向组织说明情况,把自己交付组织去处理,说明心里还有党的纪律观念、组织意识,对党还有感情;反之,在组织谈话和函询时隐瞒事实、遮遮掩掩,是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的典型表现。一而再、再而三地错失组织给予的改过机会,就是错上加错,要严肃处理。

谈话函询的目的,在于贯彻执行党对犯错误同志“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方针,旨在通过这一方式,“让有反映的干部讲清问题,认识错误,及时改正”,进而达到管党治党、抓早抓小、治病救人的目的。是本着对同志高度负责的态度,让有反映的党员领导干部把问题如实讲清楚,体现出对党忠诚老实的态度。毋庸置疑,谈话函询正在越来越多的运用于监督执纪工作实践,正在逐步进入常态化制度化管理运用的轨道,而运用谈话函询这一方式方法,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

监督执纪实践中,部分党员干部在组织谈话函询时,存在不如实说明问题的行为。根据2018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此类行为情节较重的,应认定为违反组织纪律,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执纪审理实践中,对此类行为的认定和处理存在诸多疑难问题,正确解剖这些疑难问题,有助于准确认定和严肃处理。

第一,关于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行为的性质问题。2005年《关于对党员领导干部进行诫勉谈话和函询的暂行办法》第九条就规定,对违反者,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情况严重的给予组织处理或纪律处分。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把此类行为表述为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行为,在分则中单独作为违反组织纪律行为予以认定,对情节较重的可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这充分体现了党组织对党员在忠诚老实方面的纪律要求,体现了“党纪严于国法”的党内审查特色。

第二,关于如何界定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监督执纪实践中,被函询人接到函询通知书后,15日内对函询通知书所附的反映有关问题进行书面说明,一般情况被函询人只会对所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书面说明,不会对最后一个其他需要向组织说明的问题进行说明,因此,无法界定其他需要说明的问题为违纪问题。另外,被函询人主观认识上不认为属于该说明的问题,也不能一概而论的认定为故意掩盖或者规避。因此,笔者认为,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行为是指组织在向被函询人明确具体问题时,被函询人避而不答、否认或隐瞒、编造、歪曲事实等行为。

第三,关于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与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的区别。执纪实践中,存在被审查人在得知被组织调查后,为掩盖违纪事实,主动采取向本单位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或有关组织“汇报思想、呈报书面材料”等形式提供虚假情况,企图干扰、妨碍组织调查。对此,笔者认为,“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与“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之间,在行为发生的时间节点、主观目的、违纪性质类别等方面存在不同。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行为,应当发生在组织谈话函询阶段,属于“被动”的说明问题,否认或隐瞒、编造、歪曲违纪事实;且组织谈话函询所涉及的问题具有一般性或比较笼统,不涉及严重违纪问题。而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的行为,应当是采取“主动”向组织和有关领导同志提供虚假情况的方式,混淆是非,设置障碍,蓄意干扰、妨碍正常的调查工作,应根据第五十七条第项的规定,按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行为认定。

第四,关于在认定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是否受被谈话、函询次数的影响。监督执纪实践中,谈话函询对象接到函询通知书后,按时向组织提供书面说明,但没有把具体问题如实讲清楚,组织又再次向谈话函询对象进行谈话函询。笔者认为,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应受函询对象的影响,不能认为一次谈话函询没有讲清楚就认定为违纪行为,在许多案例中,都是多次谈话函询未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才被认定为违纪。另外,从谈话函询的具体问题的内容看,也隐射出了对同一具体问题还是不同的具体问题进行谈话函询,不如实向组织说明的问题。笔者认为,多次谈话函询同一具体问题,谈话函询对象都没有如实讲清楚的,应认定为违纪,而多次谈话函询不同的具体问题,谈话函询对象没有如实讲清楚的,可再次谈话函询或者面询要求本人作出说明,应区别对待不能予以认定为违纪。

第五,关于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行为的证据收集问题。认定此类行为,主要从两个方面收集证据一是开展谈话函询的相关证据材料,比如,谈话函询之前和之后的审批手续;谈话函询阶段形成的谈话笔录、谈话函询通知书、函询对象提供的说明材料及其所在单位党委(党组)主要负责人的签字背书等相关材料。二是证明谈话函询对象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欺骗组织的相关材料,比如,组织对反映的问题进一步核实后,发现的违纪事实等相关证据。

此外,谈话函询问题一般都是从违反组织纪律角度认定,但是对那些经组织多次谈话函询,仍隐瞒真相,欺骗组织的恶劣行为,可考虑转化为违反政治纪律行为来认定。比如一个市委书记在省纪委函询后说假话,省纪委书记与其谈话后继续隐瞒真相,在省委书记与其谈话后仍欺骗组织,甚至以辞职、提前退休等方式对抗组织,那么这个干部的行为可以考虑按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性质认定。

监督执纪实践中,对于反映的问题具有一般性,查清了只能给予轻处分或批评教育,或者反映问题不实而予以澄清的;反映问题笼统,多为道听途说或主观臆测,难以查证核实的线索,可以进行谈话函询。谈话函询之前和之后都要履行严格的审批手续,函询结果要由函询对象所在单位党委书记签字上交,并纳入函询对象廉政档案。对反映不实的予以澄清;对如实说明且反映问题并不严重的给予了结;对与组织掌握的情况不一致的,要进一步核实,对不如实说明、欺骗组织的要严肃处理。

总之,我们党对待犯错误同志的一贯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纪检机关对违纪问题的处理更是“以事实为依据,以党规党纪为准绳,把握政策、宽严相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被谈话人函询人,无论是否犯有错误或所犯错误轻重大小,都应对党忠诚、实事求是、据实回答、如实函复,以正确的姿态对待组织上的“心胸双透,把脉会诊”。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