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没有距离的邮箱

发布时间:2018/10/10 09:19:00    作者:苏贤益    来源:普洱市纪委监委

一天上午刚刚上班,收到北京某报编辑的邮件:“你的稿件本报拟刊用,请你作进一步修改后于下午3时前返回,过时不候。”

当时手头有工作要处理,只好利用中午的时间把稿子修改后,于下午两点左右把稿子发到编辑老师邮箱里。

想不到的是,那篇稿子竟然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发表了。这样的速度,让我高兴了好几天,也感叹现在通讯的方便,山再高路再远,甚至相隔十万八千里,都已经没有了距离,比《西游记》里孙悟空会翻筋斗还方便。

小时候,我很羡慕孙悟空会翻筋斗,远隔千山万水,一个筋斗便到达。有时站在故乡高高的山上,真希望自己长出一双会飞翔的翅膀,做山里人就不会那么苦啦。

小时候因为生活在没有公路也没有电话的山里,有什么事都得靠步行前往,见到对方后才能够当面把信息传达。有的地方现在看来并不遥远,但当时要在山重水复中把口信带到,所受的累和吃的苦是难以想的。

有一次,我们一起在离家很远的学校读书的一位女同学突然得了阑尾炎,老师懂点草药,煨了一缸草药给同学吃后仍然不见效,派我和另外一位同学,奔跑五公里多回寨子告诉同学的家长。回到寨子告诉同学家长后,又与同学家长急忙往赶学校。等我们赶回学校,那位同学已痛得死去活来。老师和家长连夜把同学送往十多里外的乡卫生院,在那里止疼后又送往60多公里的县医院做手术,虽然阑尾已穿孔,但同学保住了性命。

我的二弟初中毕业时报考了思茅技校,开学时间都过了,才收到录取通知书。二弟被学校拒收,后来费了好多周折,考虑到是因为交通通讯问题迟迟未收到通知,在有关部门出具证明后,才上了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辍学在农村种田,并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学习写作。曾试着向《思茅报》等报刊投了几篇稿,后来我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回家时得知稿子被《思茅报》采用,通过邮局汇款寄给2元稿费,母亲徒步到20多公里外的乡邮政所为我领回了稿费。

就是后来我参加工作进了城郊的工厂,利用业余时间狂热地追求文学创作时,通讯问题仍然制约了我们业余写作爱好者的投稿。

当时投稿都是靠邮寄,从信件投进邮局的信箱到报刊编辑部收到稿件,寄思茅少说也要一个星期,到昆明北京最少也要十天半月,当时手抄的痛苦和邮费常常让我们这些写作爱好者有苦难言。特别是碰到较长的稿子,抄一遍要花很多时间,邮费也很贵。在我的文友中,有的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一算细账,偶尔得到的稿费还支付不了邮寄费,索性不写啦。

时代的发展进步真让人想不到,现在用电脑写作,修改方便,不用誊写。电子邮件传送,不付邮费,方便快捷。就是生活在山高路远的边疆地区,也完全实现了没有距离的信件传送,寄信不用到邮局,没有等待的痛苦。那些曾经留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也将会被逐渐淡忘。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