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许你一世安稳 愿你貌美如花

发布时间:2018/10/12 10:27:00    作者:王红丽    来源:孟连县纪委监委

母亲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磨人,每次去看望她,她总是问:你什么时候来?由于工作繁杂,常常忙得晕头转向,加上家务事,已经让自己分身无术,要天天去看望母亲,恐怕难以做到,一个劲地向母亲解释着,她仍然急切地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来?

终于失去了耐心,我大声嚷着重复了一遍,母亲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怯怯地看着我,我心一软,走上前抱了抱母亲,母亲孩子般委屈地哭了。

记得,年轻时候的母亲总是那么美丽,就像一朵永不凋零的小花,明眸善睐,唇红齿白,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神清气爽,温柔似水的眼眸里,似乎让我们读懂得了平常人家小女人该有的模样。母亲用她的勤劳能干撑起了这个家,每天起早贪黑,日夜辛劳,渐渐使这个家的日子过得充赢。那时,母亲会用她的一双巧手在我和姐姐的衣裙上绣上精美的花儿,使一件件普通的衣裙立马亮丽起来,常常会有人问我和姐姐,衣裙是哪里买的,那时,我和姐会骄傲地昂着头回答:我妈妈做的。

现在,81岁的母亲已近暮年,走路两腿颤颤巍巍,眼神浑浊不清,背弓了,耳也聋了。阳光明媚时,她喜欢在小区的院子里走来走去,雨天的时候,她总会趴在窗前一动不动。母亲虽然眼神不好,耳聋了,但只要我和姐姐来,她总会兴高采烈地站在门口,我想,或许是母女间的心灵感应吧。母亲说:只要看见我和姐,她便心安了。

一次,母亲自己出去买东西,过马路时,由于分不清红绿灯,车喇叭的声音吓得她摔伤了腿,我找到母亲时,看见她坐在路边,正在揉着那条摔伤的脚。我生气地大声凶着:哪个叫你出来的?要是出了事怎么办?碰着车子怎么办?走丢了怎么办?

母亲看着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低地说:唉,不再出来了,不再出来了。我没听她细说,一把扶起母亲,直起身的瞬间,心一疼,原来扶母亲压根不需要使那么大的劲,母亲是那么轻,好像我扶着的是一片叶子,又好像是牵着小时候的儿子。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掉下来。

从这以后,母亲不再独自外出,我也回来得更勤了,我和姐都怕她摔了,磕了,烫了,更怕她年迈孤独。有次,我和姐因有事情一齐出门,出门前,明明母亲是坐在椅子上的,偶一抬头,却见母亲趴在窗前,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和姐,就像小时候送我们上学,母亲迎我们回家时常见的,只是这时候的眼神里多了一份依赖和不舍。

这天,姐帮母亲理发后,穿上姐新买的红外套,还要非穿上几年不穿的中跟皮鞋,在镜子前摆出模特般的姿式,说道:看看,我多年轻哪,好像69岁的模样。我和姐听了,一时没忍住,哈哈笑出了声,母亲立刻虎着脸,脱下外套和皮鞋,吓得我和姐敢紧陪着笑脸,搂着母亲说:好看,非常好看,在我们心里,你永远貌美如花,年年十八。母亲这才露出了笑容。

其实,这个世界上,你就是她的全部,只要你觉得好的东西,她都会想办法给你,从来不会有半点迟疑。这个人就是母亲,能这样无私地爱你一辈子的人,从来不找任何借口逃避责任的人,也唯有母亲。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时光带走了她的青春,她再也做不出可口的饭菜,也不能健步如飞地替你遮风挡雨,她白发苍苍、行动迟缓,需要我们反过来被照顾时,身为子女的我们,总是有太多的理由和借口让孝心大打折扣。

我给自己订了规矩,无论多忙,一定每天去母亲那里,陪她散散步,洗洗衣服,扫扫地,剪剪指甲,读读报。不要总是等到有一天,你也老了,渴望向自己的孩子索取爱却得不到回报时,才后悔自已当年太多的忽略,也不要等到,你只在清明时节,跑到母亲的坟头去忏悔,想起那时候自已太多的借口。

母亲想要的,也只是在她年老迟暮时,子女给予的安稳和陪伴,唯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在年迈时许她一世安稳,让她貌美如花,年年十八。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