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生命的昙花绽放

发布时间:2018/10/08 10:12:00    作者:刘逸飞    来源:孟连县纪委监委

昙花一现抵为缘,魂梦相依情难宣。

人们常说“昙花一现”,那是一种短暂美的极致,她的出现只是为了配合某种机缘的到来。


花开无声,花落无息。那冰清玉洁的仪态,那圣洁的心灵,那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那一朵朵婀娜多姿的洁白花瓣,无比灿烂的璀璨绝俗地开在我心里,守护着它我如痴如醉。

传说昙花原是一位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灿烂。有一天,她爱上了每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后来此事给玉帝得知,玉帝不允许花神和草民动情感,于是大发雷霆要拆散他们。玉帝将花神贬去凡间,让她变成昙花。

为了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玉帝还下命令给那个年轻人灌上迷魂药,让他失去记忆,然后送去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驮,让他忘记前事,忘记花神。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只为这一唯美的传说,多年前种下一株昙花。听说过昙花一现的洁白清丽,听说过昙花在静夜里的光彩夺目,而我却想亲眼目睹,她慢慢张开一片又一片的花瓣,转身成为夜美人惊美瞬间。


都说缘是化不开的情,曾因一个人告诉了我,胡杨树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腐。让我一直痴痴的想,我要像胡杨树一样,无论海枯石烂忠至死不渝。

“秋天我一定会为你寄来金灿灿的胡杨树的叶子……”也因这个美丽的诺言,我用心培育昙花,不舍经年,一个个秋天过去了,昙花开了一年又一年,我还是没有收到胡杨树的叶子,那个曾经许下承诺的人,或许也不会再出现。

昙花的盛开一年胜似一年,从起初的每年两、三朵,到后来的每年七、八朵,到前年的二十多朵,到去年的四十多朵,再到今年的六十多朵。


每次昙花开时,我都会祈祷那些胡杨树叶子快点来到,许愿之后又更加细心呵护着这株昙花。一直深相信,不久的将来,将会达到100朵的规模,为了实现那个圆满的心愿,我认真修理枝条,不断追加营养,它的茂盛更甚从前。

每一次昙花开时,却也是我深深思念之时。每当那时,我就想象着那满身金黄的胡杨树。如果说胡杨树是我永远不可触及的梦,那么昙花就是我握在手里的幸福,我在一年又一年的纠结中,倾注了更多的爱在昙花身上。


定下一根牢固的柱子,让那愈来愈庞大的昙花枝干永远安稳地屹立,是的,他纤柔的枝条虽然很美,却也有点弱不禁风,我和那根柱子一定要站在身后,守护周全。

在昙花根部加一层薄薄的生土,生土上面盖上厚厚的发酵了半年的咖啡壳,再撒上一层细细的沙。砍掉旁边阻碍它延伸的火龙果,挖走根部飞速增长的羊奶果树。我要为它搭建一个广博的空间,营造一个甜美的世界。

以其期待那不着边际的梦,不如经营好手中的幸福。不知道从何时起,守护陪伴昙花成了我唯一的信念。

昙花走入我生命中,犹如趁我熟睡时种下了希望的种子,寂静无声的时刻,在无数浮躁的梦中陪伴我前行,寂静雨珠,连落难断,回声辗转,声声慰我心房。


在不安的梦境中我独自游荡了许久,醒来惊艳昙花绽放的美丽。一朵朵昙花,纯美而羞涩,美得赏心悦目,美得摄人心魄。那么亲切,那么柔和,那么清纯,那么恬静,除了美,还有心的灵动。虽然,天亮之后离我而去,让我感觉一切都是梦。可我梦得真实,梦得甜美。不管何时,我可以骄傲的说,我曾经拥有过。


生命,是短暂而有价值的。如昙花,用尽积蓄许久的精华,只留住刹那芳华的一幕,当昙花一现之时,所有的花儿便显得黯淡无光,毫无生气。人生如花,生来就只有一次芳华。不管人生给我的是什么,只要不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对理想的追求;只要虔诚地去努力,乐观地去对待,终有一天会绽放人生的辉煌。


没有一根弦能永远弹奏出最美的华章,没有一朵花能真正做到常开不败。当光华不再,我依然无悔,因为我曾像昙花一样绽放过。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