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站在圣人背后的随想

发布时间:2018/12/07 09:38:00    作者:吴勇聪    来源:普洱市纪委监委

一道融合了方与圆智慧的隔墙,把普洱市纪委监委党员活动室隔成两阁。一尊高约58厘米的孔子像,恭立于9厘米高的“万世师表”梯形底座上,透出一股仁爱慈和之气。站在千秋至圣孔子雕像之后,隔着一张“红船”造型的茶几,一幅文明、文化的图卷,展示在孔子面前,也展示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幅凸出于墙壁的长方形图卷。图卷上,有山水、静物,有中华文化代表人物。高山自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而出,流水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而来。山河之间,众生往来奔走,熙熙攘攘。他们不单享有正道先生(张择端字正道)的亭台楼阁,也在大河之外那些古朴中透着宁静、挺直而不乏妩媚的老树荫蔽之下;他们不单在大宋繁华都城汴京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也在唐元明清的翠峰村庄、文学艺术给养之下。这一切属于他们,也属于创造了这些翠峰、村庄的时代,更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时间是开放的,也是包容的,她把历史上所有经得起人类惦念的东西保留了下来,也将把人类正在创造正在挑拣的珍贵记忆典藏起来。时间如大海,无所不包,却只喜欢那些最具价值的东西。时代如江河,日夜不息,但注定了要在一定的轨道运行。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言,所有物货可能最终都会消失,但文化却会如群星般于广袤天宇熠熠生辉。峰峦之间,大河之畔,众生之上,四位中华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名人齐白石、李白、老子、曹雪芹从左到右依次呈现,不以时间为轴,不以地位为序,不以贡献为纲。只觉目之所及,都会与他、他们神交。我看着他们,他们也在看着我。时间在这里和谐了,空间在这里和谐了,物与人也在这里和谐了。

现当代著名书画艺术家齐白石先生端坐于简易质朴的木凳之上,胸前垂一葫芦,右手驻一粗木拐杖,虽架了一副老花镜,然而目光矍铄,坚定地看着前方。他的右脚边,放着一篮熟透了的柿子,四只在篮内,两只滚到了篮外,一派丰收景象。一只蝈蝈伏在篮内的大柿子上,似是在琢磨着怎样吞下美味的果实。柿子是中国的五大水果之一,原产于中国,早在一万年前就已经被栽培利用。民间过年时将柏树枝、柿子、金桔放在一起,寓意“百事大吉”,婚礼上备以柿子,寓意婚后“事事如意”。金融行业,也有在大厅摆放柿子的习俗,讨一个“利市”的口彩。把蝈蝈(蟋蟀)与柿子放在一起,“蝈柿”即是国事,人民群众关心之事,就是国事,不分“篮子”里“篮子”外,事事都需关心。蟋蟀居于柿子之上,昂首阔步生气勃勃居高临下,那不就是“以上率下”的表率精神的象征吗?选择一个文化符号,代表和阐释纪检监察机关对党的政治建设、监督工作的文化内涵,可谓用心良苦。

道家创始人老子一副与世无争,谦恭有礼的模样。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更是传承了千年的思想文化,深刻地影响了中华民族。六朝隋唐以来,许多封建王朝的统治者,都笃信外儒内法,讲究“无为而治”,汉文帝、汉景帝、唐太宗就是其中的典型。大诗人谢朓、陶渊明、李白、王维等,无不受到道家思想的深刻影响。普洱处于祖国边陲,经济发展滞后,但文化的发展却融合了各种自然宗教以及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等主流宗教的思想。景谷县有一座大石寺,传说一位道教天师传教到此,建了大石寺,就不再往前一步了。道教的向南传播,至大石寺而止,颇有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而不知所终的味道。老子或道家思想与普洱有何关联,尚未明了,但老子留给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道德经》,却深刻地影响着普洱纪检人。老子说,“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这启迪了我们,纪检监察工作必须从实从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如高山大海莫测高深,然而一点一滴的积累,细流才成为江河大海,沙土才成为土块高山。由细小而有博大,由粗浅而成高深。博大精深成于细微,这不就是道生于无,从无到有生生不息,无穷无尽的道理吗?纪检工作,不也是从细微入手,从蛛丝马迹着手,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进而深挖细查,最后才将贪腐问题查清,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的吗?

看着这幅和谐的画图,我的心中并不平静。美丽背后有内涵,内涵深处是忧患,忧患之后是担当。为了我们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和尚未实现的共产主义崇高理想,我们需要努力的,还太多太多。我们每一个纪检人,都应该以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和时不我待的使命意识,投入到反腐败斗争中去。唯有如此,海晏河清才能实现,长治久安才能实现,美好中国梦才能梦想成真。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