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樱花又怒放

发布时间:2019/01/30 09:38:10    作者:张琳    来源:普洱市纪委监委

“山樱先春发,红蕊满霜枝;悠处竟谁见,芳心空自知”。每年这个季节,整个普洱茶城空气中处处氤氲着樱花的香味。樱花开放的日子,总会有意无意醉心于那开在山涧、茶林、栈道和道路旁一抹抹的姹紫嫣红……沿着昆曼大通道走到普洱南收费站,映在你面前的就是一条樱花大道,道路两边满是冬樱树,繁花似锦,如天边飘来的一片片云霞,满树枝头肆意怒放。樱花的色彩把游人的目光引向天空,粉红色的,嫩红色的花蕊从枝丫中心散开,由浓变淡。花瓣外侧接联白色,穿越花蕊之外,是纯净的蓝天、洁白的云朵,仿佛踮起脚尖伸手就可触及,驻足在繁花似锦的樱花树下,闭上双眼似乎可以痴痴地等待一场美梦。

这个季节,邀约上几个朋友,走进高家寨,来到观景台,一脚踏上茶山栈道,栈道两旁一树树樱花迎春怒放,把积攒了三季的喜悦,吐成千万朵的芳华。那花儿、朵儿,或粉或白,像三千佳丽的笑靥。有的将枝蔓已经伸展到栈道旁,繁花似锦,暗香阵阵,心也灿烂成一树樱花,随着季节一起妖娆。一阵微风吹来,众芳摇落,落英缤纷,勾魂摄魄。伸手去接那飘落的粉色心事,却不忍践踏那碎成一地的绯色芳菲。那些白粉、艳红中略带淡绿的花蕾,正在枝桠上掩唇巧笑。

在普洱呆久了,有一个地方不能不去,这个地方就是景迈山。勤劳的村民在古茶园里套种着一棵棵冬樱花,花开时节,在碧波浩渺的万亩茶园,到处都有樱花盛开的身影,茶在林中,花在茶中,绚烂的樱花摇曳在景迈山每一缕春风里,飘荡在布朗、傣族古老寨子里,追寻在采茶姑娘的笑声里。满山遍野樱花开放,碧树琼枝,繁花似锦,沐雨竞芳,灿若云霞。当你置身于樱花盛开的古茶林,走进赏心悦目的樱花茶林深处。近看,枝头上蓓蕾初绽,绚烂多姿,碧萼粉蕊,娇红万点;树丛间柔枝摇曳,花影纷繁,蜂飞蝶舞,清芬飘逸;树下落英缤纷,满地残红,落瓣飞絮,飘若花雨;远处,只见樱花盛开之处,烟霞汇织,雾霭缭绕,山盈粉黛,水映绯霭,古寨老树,山水茶林间一片姹紫嫣红,升腾起接天霓彩,构成一幅蔚为壮观的茶绿樱红水墨丹青。

冬樱花是蔷薇科落叶乔木,它的花期并不长。“樱花开复谢,顷刻散如烟”。樱花七日,说的就是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一周时间,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大约16天,形成了樱花边开边落的奇观。的确,认真观察樱花,别有一番风味。花瓣与花蕊的界限清晰,仿佛洞察一切。成千上万朵樱花一起高挂在枝丫,微风拂面,花香阵阵。一阵风吹过,落英缤纷,望着地面被风吹起层层柔媚的樱花,我深深地陷入了其境,任由风吹过我的脸颊……“昨日花如雪,今日雪如花”。

樱花如雪,却比雪还要美;樱花如云,却比云还要纯洁。我想樱花正是用它的纯洁书写了它的一生,用它的顽强诠释了它的生命。生命完全可以这样,一岁一花香、一花一世界,活着就应该像樱花,即使是短暂地盛开,每一次极致的盛开都会是一种倾情。人生再短暂,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像这樱花一样怒放,既灿烂了风景,也给这世界带来了美与爱的讯息。想到这里,我似乎听懂了樱花开放的声音:生命不在长短,只要曾经来过,至少已经迎着风,在天地间尽情绽放。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