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鞋子

发布时间:2019/08/12 16:27:33    作者:何景妍    来源:景谷县纪委监委

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爱美的女子们总是缺一件衣服和一双鞋子,我也不例外,在所有的配饰中,我最爱买鞋,不是因为需要,而是应了某种驱使,家里人常常打趣说,“你这鞋呀,都是买来喂鞋柜的吧”,我笑笑不知声,心里却泛起一阵涟漪,关于鞋,我有一段故事,想和现在的自己分享。

我个子不高,身材娇小,一米六不到,却穿38码鞋,让人难以相信,但确实如此,除了强大的遗传基因外,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小时候常常光脚走六公里路上学的经历,一度认为是那段经历变大了我的脚,现在想来,那段经历也丰富了我的内心。

八岁那年,我正在读小学三年级,当时家里条件异常窘迫,母亲每年会给我和哥哥置套新衣,包括鞋,有且仅有一套。这年,母亲也如往年一般,在过年前夕给我们买了新衣服和鞋子,我和哥哥高兴坏了,涨红着小脸,接过衣服立马穿起来,记忆中,新衣服的味道是我闻过最好闻的味道,这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在那么拮据的年代,紧巴巴的日子里唯一能收获的幸福感不过如此。

买鞋子可是一件讲究的事,母亲一般会买大一码,想着能穿得久一些,最好是系带子的那种,系紧一些就不至于那大大的鞋子因为裹不住小小的脚而脱落下来,关于八岁时的这双鞋,我印象特别深刻,白色帆布胶鞋,鞋面上点缀着晶晶亮的五角星图案,很是好看。那时,家里离学校还有好长一段路,我舍不得就这么把新鞋子踩在乡间尘土飞扬的小路上,于是,把鞋子塞进了满是书本和腌菜罐子的大书包里,书包痛苦得咧开了个大口子,母亲不放心,又把鞋子往里压了压,几番叮嘱,我满载着母亲温情的关怀,踏着雀跃的脚步走向了上学的路。

正是贪玩的年纪,一路上这儿摘把野花,那儿捉只蝴蝶,全然忘记背着开了口子的书包,到校后,我认真的洗干净脚丫子,打算把心爱的小鞋子穿上,然而,一打开书包,顿时懵了,只有一只鞋孤零零的躺在一边,另一只鞋不见了踪影,我隐忍着泪水,颓然的蹲坐下来,至今我仍能清晰的感受到当时又急又气的情绪,心里担心被母亲斥责,但更多的是舍不得,那可是我一年来盼了又盼的新鞋子啊!

母亲却没有过多的责备,默默的带着我在那条路上来回找了三遍,阴沟、草丛、玉米地,细细的找寻,却再没发现那只鞋,回家的六公里路,在母亲凝重的叹息里变得很长、很远、很揪心。从那以后,我异常认真的读书,通过刻苦学习,以最好的成绩来弥补内心的亏欠。

就这样,人生中有了一双从未穿过但记忆深刻的鞋子,它像是一个不经意闯入的美梦,又像是一盏指引我走向成熟与懂事的灯塔,那上面的小星星一直荡漾在我的心里,逐渐酝酿成童年里最深的遗憾和最决绝的斗志,如今,我已经拥有可以买很多双鞋子的能力,但每当想起这段往事,心里仍是一阵酸楚,我母亲现在仍会念叨小时候那双鞋,直说“可惜,可惜”。

岁月踉踉跄跄的走向远方,记忆模糊了双眼却明晰了道路,提醒我那一段岁月的不易和弥足珍贵,人们常常会在富足的生活中忘记生命最本真的东西,我却要庆幸,在生命最困窘的时光里,收获了内心的富足,这种富足关于珍惜、关于知足、关于坚韧、关于爱。(何景妍)


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