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6/12/30 09:42:00

一支队伍,行进在崇山峻岭、茫茫草地中,天上还有飞机轰炸,地上还有大军围堵,战士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在战士褴褛的军服后却写着一些刚劲的字:“红”“军”“革”“命”……

阅读红军长征,一些事件一些场景总是无法在脑中褪去。

湘江之战,浴血惊魂,中央红军由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当地民谚云:“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飞夺泸定桥,挑战人类极限,红军20多个小时急行军240里,喘息未定,勇士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

整个长征,平均走365里才休息一天,日均行军74里。跨越了近百条江河,翻越了约40座险峻高山,其中包括20余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皑皑雪山,穿越了被称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几乎平均每天就有一次遭遇战,平均每走300米就有1名红军牺牲。

还有一个贯穿红军长征始终的奇迹,那就是文化长征。就是在这条血与火的征途中,红军从来没有放弃对文化知识的追求。

云贵川地区把最贫苦的山民叫作“干人”。红军总司令朱德对这个称呼的解释是“他们所有的一切完全被榨干了”。14岁在家乡黔西参加红军的夏精才,参军前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干人”。在长征路上,夏精才开始识字了。行军前,连队文书和指导员写好字,贴在每一个战士的背上,行军时后面的战士可以看到前面战士的背,一次识一字,日积月累,识字就多了。夏精才最早认识的字是“我”“红”“军”“蒋介石”等。

早在1933年春季,中央苏区红军就开展了“红军青年冲锋季”竞赛活动,提出了“四不五要三努力”的口号。“五要”中的一条就是“每人要识三百字”。但是,要在天上有飞机侦察轰炸,地上有大军围追堵截的行军途中仍然坚持学习,只有理想大于天、意志坚如钢的红军才能为之。

在中央苏区,那些识字又快又多的战士,能得到一支铅笔之类的奖励,红军战士们都很在乎这样的荣誉。在长征途中,对学得快的红军战士的奖励就是在下一个宿营地让他写标语。可是,获得奖励的战士有时却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红军经过湖南省道县时,一名14岁的小红军刚在文庙红墙上写完“工农革命胜利万岁,工农革命努力奋斗”的标语,尾追的国民党军队就赶来了。小战士最后倒在了血泊之中。国民党军十分害怕红军标语,每次进攻或退却的时候,总要派几个不识字的士兵,先把红军的标语涂抹掉再让部队通过,足见红军标语的威力何其大,真理的威力何其大。

在见缝插针的文化学习之外,红军还有因陋就简的正规培训。四路红军长征出发时,总人数20.6万,途中补充兵力有据可查的为1.7万人,到长征结束仅剩5.7万人,有16.6万人牺牲或失散在了长征路上。其中至少有1万名红军将士因饥饿、寒冷、疾病而倒在了凶险的草地之中。红军部队不断地进行缩编,但是各种红军学校的建制始终保留着。就在自然条件极端恶劣的毛儿盖地区,红一方面军红色干部团与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重新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大学。长征结束时,红军共有5万多人,而在长征途中三个方面军共培训了近5000名学员。这支队伍的领袖太清楚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拥有坚定信仰和灿烂理想的红军官兵,历尽苦难与艰险依然保持快乐与自信,一路艰险一路奋战却一路欢歌,嘹亮的歌声、热情的演讲、喜庆的联欢会、朝如斯夕如斯的文化学习,充满了二万五千里的征途。

石达开的4万太平军在安顺场全军覆没。红军沿着与石达开同样的路线来到安顺场,却绝处逢生,粉碎了蒋介石让毛泽东成为“石达开第二”的美梦。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问一位见证了两支军队不同境遇的老人:“红军和太平军相比哪个强?”老人不无感慨地说:“红军比太平军强,红军里面能人多,能抓住战机,一看就是干大事业的。”红军的“能人”更多地体现在有着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以及无与伦比的勇敢之上。这信念、意志和勇敢,自然有文化的支撑。(李专)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