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钱”趣谈

来源:普洱市纪委     发布时间:2017/12/21 11:01:00     作者:吴勇聪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规定,这是我党的优良作风。在历史长河中,可谓其清源的典故很多。翻开卷帙浩繁的中国史志,历朝历代都不乏清官廉吏,他们的清名如明星辉耀历史的天空,让沉睡的书卷莲香弥漫。就拿“一钱”来说,就有许多趣事。

据《广平府志·卷四十四·宦绩》记载,解经是陕西礼泉县人,明成化举人,宏治年间(公元1488年至1505年)任邯郸县知县,有政绩,擢调到京郊任州县令。县里很多老百姓都含泪为他送行。解知县爱民如子清廉似水,一些乡亲便诚恳的凑些盘缠路费相赠,解经婉言谢绝一钱不受。在旁的同事部下深为感动,联名上书朝廷:东汉刘宠只受一钱,留下一钱太守美名,今解公竟一钱不受,其廉洁有过刘宠啊。

刘宠,东汉清官,山东牟平县人,官至司徒、太尉。据《后汉书·刘宠传》记载:“(刘宠)由会稽太守内迁将作大匠,山阴县五六老人相率共送,人赠百钱。宠谢之,为人选受一大钱,故会稽号为一钱太守。”大意是说刘宠任会稽郡(今浙江绍兴)太守时政绩卓著,操守廉政,朝廷调他为将作大匠,主管工程建设。在他离任前,会稽郡山阴县五六位老人各带了一百文钱想送给他,刘宠坚辞不受。老人们流着泪对刘宠说:“我们是山谷小民。前任郡守屡屡扰民,夜晚也不放过,有时狗竟然整夜叫吠不止,民不得安。可自从您上任以来,夜晚狗都不叫吠了,官吏也不抓捕老百姓了。现在您要离任了,故奉送这点儿小钱,聊表心意。”盛情难却,刘宠只好收下几位老人各一文钱。出了山阴县界,他就把钱投到了江里。后人将该江改名为“钱清江”,还建了“一钱亭”、“一钱太守庙”。从此,“一钱太守”的美称便在当地传开了。越剧《一钱太守》即是以此为原型改编的经典廉政戏剧。

其实受与不受,刘宠和解经都是清廉的楷模。此二人都是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好官。而东晋的邓攸,则连俸禄都一文不取,更不用说拿人钱财了。

晋元帝任用邓攸为吴郡太守,邓攸自己带着米粮前去就任,不肯接受俸禄,只饮用吴郡的水而已。当时吴郡正闹饥荒,邓攸上书请求朝廷赈济,但没有得到朝廷的回复。为了不让百姓饿死,邓攸私自下令开仓放粮。稍后朝廷派来赈济灾民的官员,也是来了解邓攸的政行。有人弹劾邓攸私自放粮之罪,晋元帝却对其予以褒奖。邓攸任吴郡太守期间为官清明,百姓欢悦。他因病辞去太守的官职时,郡府中赠送数百万钱财,他“不受一钱”。离郡时数千百姓牵着邓攸的船不让他离去,他只得留下稍住,于深夜悄然离去。

高官厚禄、封侯拜相一直是古代读书人的理想,然而邓攸能不食俸禄一心为国为民,其拒绝百万钱财就不足为怪了。

清代还有一个“一钱丢官”的典故。江南有位书生,他父亲在国子监里当助教,他也随父亲住在京城。有一天,他偶然路过寿字大街,见有一间书肆,便走了进去。书肆里有一个少年书生要买《吕氏春秋》,点数铜钱交钱时,不小心把一个铜钱掉在地上而没有发觉。书生见了,暗中把钱踩在脚下,没有作声。等买书少年走后,他俯下身子把铜钱拾了起来,装入自己衣袋中。他以为自己做得巧妙没人看见。其时旁边坐着的一位老者,早就看见了,老者忽地起来,问他姓名。书生如实说出自己的姓名。老者听罢,冷笑一声走了。后来这个书生考取功名,被授予江苏常熟县县尉职务。他春风得意,整理行装赴任途中,投递名片去拜见上司江苏巡抚。巡抚一见递上来的名片,就传话说不见。书生多次求见,一次也见不到上司的面儿。巡捕传达汤公的话说:“你的名字已经被写到弹劾书上了!”书生一听愣了,便问:“下官因何事被弹劾?”巡捕传话:“只一个字——贪。”书生说一定是弄错了,于是急切要求面见巡抚陈述理由。 巡捕进去禀报后,上司还是不见,仍让巡捕出来传话说:“你不记得前几个月在书肆中发生的事了吧。当秀才时,就把一个小钱看得象命一样,如今侥幸当了地方官,手中有了权柄,能不托箱探囊拼命搜刮,做头戴乌纱的窃贼吗?你赶紧解职回去吧。”这时书生才明白,以前在书肆中询问姓名,讥笑他的老者就是巡抚汤斌。

据《清史稿·汤斌传》记载,汤斌从进入仕途之日起,一直克己省身,依靠俸银作为全家生活的来源。清代的官秩最高级别为正一品,年俸也不过一百八十两,对于千里做官不为财的清官来说,只有国家发给的这些薪水收入,他们所过生活必定是清苦的。早在顺治年间,汤斌在陕西潼关道和江西岭北道任职时,几乎不沾荤腥,每日三餐都以豆腐汤为菜,生活非常简朴,在当地口碑很好,岭北道的驻地赣州曾有人送给他“三汤道台”的称号,赞扬他为官清廉。 康熙时,汤斌由内阁学士出任江苏巡抚,职重位显,独当一面,但他不谋私利、不图享受,坚持过粗茶淡饭的俭朴生活,还是餐餐都有一道豆腐做的菜,久而久之,苏州老百姓又给他起了一个“豆腐汤”的雅号。

汤斌不仅自己苦,家人亦随其苦,其妻马夫人一转身竟有棉絮自袄边散落;有一天,他检查出入帐簿,发现其中有一天买了鸡,便问从仆:“这是谁买的鸡?”问明是长子汤溥所为后大怒,立即命令从仆把汤溥叫来,令其跪在庭下,斥责道:“你以为江苏鸡价如河南老家那样便宜吗?你想吃鸡,就回老家去。没有读书人不吃菜根而能自立的。”对于买鸡的仆人也处以杖责。

汤斌为官一生清廉,官至尚书后,冬天上朝时仍只是外披一件羊皮袄,因此被人称为“羊裘尚书”。久居高位,清贫如此,汤公可谓廉洁之至。其值得钦佩之处,不单是自清,更在于清白的家风,尤在于廉洁御下,他的身上,充满了正能量。

君子固穷,须安贫乐道,为官更应以清贫为本、以清贫为傲。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工资不菲,需知每一分钱都是人民辛苦所得。白居易《观刈麦》诗云:“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一切权力来自人民,一切利益也是人民创造,假如我们都有“饮水思源”的感恩之心,都能葆持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就不会忘记老百姓是天、是地,是我们的载舟之水、扬帆之风。人民利益至上,为民者昌,害民者殃。

弗朗西斯·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其实读史就是读人,通过书卷知道一个人的过往。以古仁人为戒鉴,是智者做人处事的不二选择。《墨子·非攻》云:“君子不镜于水而镜於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唐太宗也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旧唐书·魏徵传》)一定区域内所有人的往事交叠就是的历史。人的一生很短暂,需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多一些为善利民之举,少一点祸国殃民之念,内心就会多一分安宁。

十八大期间,在中共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处分基层党员干部27.8万人。“百名红通人员”48人落网。党的十九大召开不满两个月,已经有鲁炜、刘强、张杰辉等“老虎”被打,“百名红通人员”落网人数又增加3名达到51人。从这份大名单来看,党高压持续治贪反腐的力度从未减弱,驰而不息正风肃纪的脚步从未放缓,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旗下,是容不得贪腐的,唯有诚心诚意不做两面人,唯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是党员本色、公仆本分。

让我们透过帙卷照见内心,正视自我慎行慎独,做一名忠诚干净担当的人民勤务员,远离市侩和贪腐,心如清水,行如清风,廉洁做人,莲香袭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