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回家是世上最短的路

发布时间:2018/03/12 11:09:00     作者:戴文会

大年初三的早晨,我迎着温暖的阳光,和清凉微醺的早春的风,来到单位大门口值班。

我打扫好值班室,坐在凳子上,透过玻璃窗,盯着来访的车辆和外来人员,准备上前询问、登记和放行。因为放假的缘故,出入的车辆和行人很少。

窗外的景致却那么鲜活地映入眼帘:蓝天、白云、嫩叶、鲜花,还有“哗哗”的春风声,以及“呖呖”欢叫的鸟儿声。这欣欣向荣的景象,让人感到心旷神怡,感到生活的美好。

一抬头,看见八监区副监区长黄兆友和一名身穿着新衣服的男子朝大门口这边走来。哦,又有一名服刑人员刑满出狱了。只见黄警官手里拿着一份材料,不住地叮嘱着,男子使劲地点点头。

登记完毕,我对他说“恭喜你终于走出了监狱,还能回家跟亲人过几天晚到的年。”他笑着对我说“谢谢警官”。看得出来,满脸洋溢着兴奋和快乐表情的他,犹如这温暖的春风和灿烂的阳光一样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这是重获自由,重获新生的欢喜和幸福。

我和黄兆友站在大门口,陪着他等车,送他上车。他把头伸出车窗大声对我们喊道:“警官,请相信我,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教导”。“好样的,加油!”我们也给了他一个响亮的鼓励。

“警官好”!又一名身穿夹克外套的四十多岁男子,走到门口跟我打招呼。我问他有什么事吗?他回答说他叫余某,是来接明天刑满的李某去工地上打工的。同时也是来感谢监狱的。

接着,他向我介绍说,他是去年八月份从八监区刑满出狱的。当时说好他大哥来接,结果大哥突然得重病住院来不了,是监区的警官掏钱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亲自送他回家。感谢监狱对服刑人员的无微不至地关心,感谢监狱让他学到了很多法律知识和谋生的本领。

余某向我介绍了他找工作的经过。他说刑满出狱回到家,到派出所办理了相关手续,第五天就来到勐海找工作。第十天就在建筑工地上找到了工作。现在已经当上师傅,每天能挣250元到300元的工钱。

他今年春节没回家过年,而是主动留下来看守工地。他自豪地说准备挣更多的钱,明年春节回家跟家人过年。

他还向老板推荐了他曾经的同改李某。老板已经答应一天给李某150元的工钱。

听着余某的陈述,我发自内心为一个个刑释人员离开监狱,很快就能立足社会,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感到由衷地高兴。

余某想向我证实一下李某给有刑满穿的衣服。我拿出手机给八监区的监区长打了个电话。被告知监区已经为李某准备了衣服。余某又是一片夸赞声。余某要离开时,还特意让我转告他对八监区全体警官的问候和感谢。

“阿姨好,我们从四川来看我爸爸的。”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泪流满面地哭着对我说。

“孩子,过节前四天就探监了,今天不探视。”

女孩哭得更厉害了,后面跟着的三个人也在抹眼泪。其中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哽咽着说:月初,我们家人收到了你们监狱的入监通知书。正在读高三的侄女也接到了我哥哥的电话,得知爸爸被判刑,侄女伤心至极,连读书都不安心了。恳求一定要带她来探望她爸爸。我们第一次来,不熟悉你们的规定,希望你们通融一下,让我们看一眼吧。”

过了半个小时,又有两家外省籍的服刑人员亲属风尘仆仆地赶来。看着他们老老少少疲惫不堪,见不到高墙内的亲人痛苦的样子让我不安。

“教育、改造好迷途的囚子是监狱和服刑人员亲属共同的责任和愿望”。于是我拿出手机给狱政管理科值班领导打了个电话。副科长李波及时请示当天值班领导,经过层层审批,监狱破例为他们三家开通了接见探视窗口。

玻璃窗内外,四目相对,交织着思念、痛苦和悔恨。双方握着听筒的手也在微微颤抖。里面的囚子满眼泪花,一定是对自己犯罪的悔恨和对亲人的愧疚。外面的老人和小孩却控制不住自己,失声地痛哭起来。在一旁的警官安抚着家属,请家属控制情绪。哭过之后,听到的是打气鼓励的话语:“要听警官的话,要好好改造,我们等你回家……”

探视结束后,小女孩再次抽泣着向我鞠躬道谢。表示回去要好好读书,考到普洱来,准备陪伴爸爸四年,做到一月一次来监狱给爸爸鼓劲。她说她跟爸爸的感情极好,她不能没有爸爸。

“高墙内有情有暖,高墙之外,有家有盼”。在囚子回家的路上,有欢笑,有哭泣,有伤痛,有特殊园丁用心教诲、帮助,有亲人不离不弃的爱。其实,世上最短、最温馨、最安全的路就是回家的路。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