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临涣街

发布时间:2018/04/08 09:06:00     作者:张琳

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后,一脚踏上江淮大地,走进临涣,寻找老街、找寻留在心底深处的那片记忆……

春雨丝丝淋湿着感受,离家已有好几个春秋。青石小巷望不到头,那里住着我的亲戚和朋友。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后,一脚踏上江淮大地,走进临涣,寻找老街、找寻留在心底深处的那片记忆……

古镇由于历史变迁,隶属几改,当年的火红已退,可依稀看到它当年伟岸的影子。古镇静静地安卧在浍水的臂弯里,氤氲着泥土和沃野的芬芳,仿佛素抹写意的山水画卷。檐角高高低低错落的老屋,悠闲地坐在刻满岁月痕迹的小路两旁,两座西式尖顶建筑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散落在建筑群中,些许孤零和衰落。

顺着古城行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南阁茶楼,“中国临涣古城”六字牌匾高高悬挂,古临涣,涣水发达,商贾云集,那些南来北往的行路客,汲水茗茶,坐谈商机,让茶馆在这里渐渐地繁盛起来,以致这茶水渗入到临涣人的骨子里,与清冽甘醇的泉水一起,流淌到今天……临涣人喝茶,与风雅无关,仅是一种习俗。临涣人爱喝“棒棒茶”,这是一种红茶的茶梗,聪明智慧的临涣人却用它打造了闻名的“棒棒茶”品牌。茶棒经临涣回龙泉、金珠泉、饮马泉和龙须泉四大泉水的沏泡,雾气结顶,满而不溢,色艳味香,入口绵甜,回味无穷。对临涣人来说,棒棒茶不仅是日常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更是许多老茶客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捧瓜籽儿,一袋焖锅烟,一壶茶,置身老茶馆里,听着大鼓或柳琴,醉心于或浓或淡的棒棒茶中,细细地揣摩百味人生。

走出茶馆,儿时记忆里的烧饼香味扑面而来。街道边林立聚集着好几家烧饼炉子,有着“皖北第一饼”之誉的临涣烧饼绝对是一种“未说先馋、闻味流涎”的美食。小时候吃烧饼是一种奢侈,每次总是期盼爷爷从临涣赶集回家,然后像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用纸包裹的烧饼,烧饼芝麻和葱香混着爷爷的体温伴我渡过了整个儿时的时光。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