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拉祜寨往事

来源:孟连县纪委县监委     发布时间:2018/04/25 09:24:00     作者:刘逸飞

晚饭后,就着一堆柴火,爷爷轻抚着从来不让我们碰,在墙上神秘驻足了几十年的弩,给我讲起了那个遥远的故事。

临近孟连解放前,爷爷带着两个车夫赶着马匹驮盐到澜沧,那一次生意很不顺利,于是爷爷临时决定去孟连试试。到了孟连后,在中缅边界勐阿遭遇流窜在中缅两地的土匪,驮盐的马匹被抢了去,爷爷他们三人还被强行拉去当土匪。

幸好土匪的劣根性救了爷爷。一夜,趁着那些土匪酩酊大醉,爷爷三人逃了出来,在游过南卡江的时候,那两个车夫被南卡江的滚滚旋涡卷走了。说着说着爷爷眼里开始有了泪花。

后面的故事爷爷说得很慢很慢,好像又重新惊心动魄地经历了一次似的,从爷爷额头的紧锁与舒展变化中,我全身心走入了那段痛苦、复杂的记忆。游过南卡江之后,爷爷不要命的往孟连方向跑,到天亮时已经到了勐马。为了防止土匪骑马追杀,爷爷只敢从山里穿行,继续逃亡。

由于爷爷在山上迷路了,他只能向着远方有竹林的方向逃。在中缅边地,少数民族住竹楼,坐竹凳,用竹碗,生活的一切都离不开竹子,要在茫茫大山中找到寨子,就必须先找到竹林,那是穿梭于茫茫大山中的最好路标。“时至今日,第一次去拉祜族寨子的情景历历在目,那郁郁葱葱的树林,那清澈得让人看到就像是受了洗礼一样的小溪,水里漂亮的卵石、不知名的游鱼,让我完全陶醉了,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在逃命。或许那世外桃园般的仙景真可让饱受社会动乱之苦的心灵得到安歇和洗涤。”爷爷说道。

突然人影闪动,一群拉祜族群众看见了爷爷,像猴子一样,唿!一下就消得无影无踪,他们如猿一般敏捷的动作,反而使原本就美丽的一切加了点睛之效,也让爷爷来不及求救。

过了一会儿,有个人朝爷爷走来,并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爷爷用之前在澜沧学过的拉祜族语告诉他:“我祖上是拉祜族,在外讨生活几十年,现在外面世道不安宁,回来看看,是否能把家搬回故乡,路上遭遇土匪抢劫追杀逃命于此。”在过去做生意和拉祜族交往中,爷爷知道,之所以刚才人群那么快就消失是因为世道太乱且拉祜族生性怕生、腼腆。所以生人一来他们就逃了。为了让拉祜族弟兄放下戒备,拉近距离,爷爷才把来做生意说成回来故乡。那个拉祜族弟兄把情况向其他民众说完后,大家高兴地把爷爷迎进拉祜寨。

寨子是贫穷的,房子全是些破破烂烂的草房,别人总喜欢说穷得叮当响,爷爷说他们是叮当都响不起了。然而炊烟袅袅中,寨子的拉祜族弟兄们却在乱世中给了爷爷一份详和与宁静。在寨子爷爷和他们举杯畅饮,他们把最好的食物摆放在爷爷的面前。那些时常见到却不知道能否食用的山茅野菜,经过他们加工就成了无比美味的佳肴,加上辣味十足的小鸟稀饭,爷爷觉得似天堂一样舒坦。正当爷爷想忘了命悬一线任性地陶醉的时候,突然寨子骚动起来了,有村民来报,说是土匪快要到了。于是寨子里的头人命令吹响牛角号,全寨子的人马上集中到了一起,头人迅速安排好了老人、妇女儿童的藏身地点,派出一小对人马去向附近的村寨求援,派出一小队人马,监视土匪的动向,自己带领大部队准备抗击土匪的侵犯。爷爷决定要留下帮忙,头人硬是要派人把爷爷安全地送走。爷爷说:“在逃命中是你们救了我,我要和你们生死与共。”可头人坚决不同意并说:“我们都是拉祜族,你的到来使我们很高兴,原本也想多留你几日。可现目前寨子很不安全,你愿帮忙我们很感激,可我们不会让客人陷入危险的,但是希望你以后还能再来,故乡永远欢迎你和家人归来。”

头人派了两个彪悍的兄弟,把爷爷往一条安全的山路送,临别时将头人珍爱的弩送给爷爷防身。“永远难忘那时的每一个步伐,是那么沉重、那么心痛。别人善待我,我却在他们最危险时离开,想想自己饱读诗书学过太多礼仪道德,可最终还是那么不仁不义。”爷爷讲到这里异常激动、痛苦。

爷爷不时回望寨子,看着枪声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火光,心里更是如滴血般痛苦。突然爷爷看到有个村民急匆匆地往山上跑,爷爷叫住了他问情况,拉祜弟兄告诉爷爷他去找佤族兄弟帮忙,爷爷叮嘱道,“寨子千万要保住啊!”那个拉祜兄弟边跑边传来声音,“不怕!我们还有爱尼族兄弟帮忙。”说完人已远去。

后来听说寨子在惨痛的伤亡下保住了,真是好消息,可爷爷心中那种罪孽感却更深重了。爷爷说他曾想自己可以像古代侠士一样与朋友祸福与,可他最终没和寨子共存亡。之后,爷爷已经泣不成声,“或许在荒洪的原始年代,人性都是美好的,而经几千年的长途跋涉之后,人性都被丑化了。我领略过那种对待友人的豪义、纯真古朴的人格,却也不自觉地把它玷污了。”

那一刻我明白,为什么我们整个家族明明都是汉族,而爷爷这一支系,全部都是拉祜族,不会讲拉祜语的拉祜族。爷爷的拉祜寨往事,陪伴我快乐充实地在孟连度过了十五年的时光。爷爷让我“知恩、感恩”的叮嘱从未敢忘,墙上的弩我会传给下一代,和这个拉祜寨往事一起传下去。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