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油香满山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9/14 09:51:00

闻香,似乎可以识家乡。

我对家乡湖南常德山茶油的香,有着天然的敏锐嗅觉。澄清透亮的油一入锅,十有八九能判断是不是家乡的特产。兴许和我打小起就食用这油有关吧,这茶油香已融入了鼻子的记忆。

家乡的山茶油有着特有的醇香,尤其煎炒烹炸菜肴时,油滑落锅,锅刚微热,未见油冒小泡来,却先闻得清香起,丝丝的淡转而扑面的浓,清冽的山茶气息能将你瞬间包裹,让你感觉不是在厨房张罗,倒似置身茶林,自由徜徉、与香共舞了。山茶油营养价值丰富,那香里不带一丝杂质,还深蕴着接地气的朴实。

这茶油呀,压榨自茶果里的茶籽儿。一个茶果里又约摸包裹着十来粒不等的小茶籽。每年的国庆节前后,茶果八九分成熟时是必须采摘的;若待茶果完全熟透裂开,茶籽儿会自然散落至树下丛间,捡拾起来则会相当费时费工。位于湘西北片区的家乡常德鼎城,山多丘陵,土壤酸性,十分适合油茶树生长。早年集体土地分到户时,农村各家根据人口数量,都有了自家的茶山。张家的茶树在十美窝,李家的在尾沙坝,王家的在牯牛坡,十年百年老树皆有,都是农家人的宝贝。一到国庆节,各家全员出动,挎上小竹篓、挑起圆畚箕,上山去采摘茶果,老家话称之为“捡茶籽”。

上得山去,满山是人,好不壮观。青壮劳力早攀上了高大的老茶树,更有厉害的后生,踩附在枝干树冠间,似猴子般来回摇晃,一边采摘一边还不忘和另一树顶摇晃的后生聊起家常,相互打趣。女人们多选择一人多高的小树,用钩子把树勾到身前来采摘,抑或同孩子们在树下捡拾掉落的茶果和茶粒。午饭是清晨就带上山的,生怕耽误了农时。待到天将暗,筐筐篓篓的都堆满了茶果,一时间满山的吆喝声起,捡茶大军扛背挑挎,陆续出山,别有一番“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气势。那捡茶果时攀爬起落、枝尘迷眼、杂草痒腿、摘捡扎手、蚊叮虫咬的各种辛苦,只有在拾掇完了躺上床后,才不免感慨一番。

各家捡回的茶果都是要在屋场晒上个七天八天太阳的,待其渐次裂开,茶果壳与茶籽完全分离,则可以将茶籽成袋装好,择时运往油榨房榨油了。茶籽得来够辛苦,榨油的过程自然是相当的重视。记忆里,爷爷和父亲就曾整夜在榨房里值守过,因为榨油过程要经过炒籽、磨粉、蒸粉、包饼、上榨、撞榨、退饼等几大工序,且每个环节都是手工完成,劳动强度可想而知。待出得油来,各家必是用圆口瓷坛来装,既要方便取油,又得想办法封紧压实盖口儿,谨防那“油耗子”。毕竟,这茶油实在是太香、太有诱惑力了。

在农家人的眼里,茶油是十分珍贵的。一来茶油从无到有的劳动过程艰辛;二来每个人的茶山产油量也就一二十斤。物以稀为贵,农家一般都是将菜籽油和茶油间或交换着食用,倘是做土鸡什么的,必定要用茶油的,那样更香更美味。若是家里来了贵客,才会奢侈一回,专用那茶油炸起“斋菜”,常德人称之为“江花”,就是用各种蔬菜裹满面粉薄糊来炸。端上桌的“江花”,金灿灿、酥脆脆、香喷喷,似有“日出江花红胜火”的意境,无疑是个硬菜了,透着主人的好客与大方。记忆里,每每这时,奶奶都会端着油碗,用小提子从油坛里提上好几提,末了还会用手小心地捋一捋碗边儿似将滑下的油滴,尽显珍惜。那时候奶奶经常念叨:“茶籽捡回来不容易呢,自己家的茶山捡出来的油,吃起来是格外香些哟!”

如今,家乡的百年老茶树依然新花年年,每年采摘季节,照样有年轻的后生在树顶随枝摇晃。科技兴农也早已跟进服务,培育出了新的山茶品种,新茶树挂的果更多、更密、更大,含油比例更高了。乡村振兴战略在家乡大力推进,茶油产业合作经营如火如荼,家乡的茶油香飘向了祖国各地。

美丽乡村茶树满山。我常常想起奶奶用小提子在油坛里小心翼翼提油、端油、捋油的场景和奶奶念叨的话……(张勇)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