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自己给自己发钱后,她来自首了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7/12 02:48:00

5月8日,湖南省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管理服务中心干部谭某玲因利用职务之便虚报冒领国家资金,被津市监委给予政务降级处分。谭某玲究竟是如何走上侵吞国家资金歪路的?这要从她第一次网贷说起。

谭某玲的父母从小对她有求必应,养成了她追求“大牌”“名牌”的习惯。然而,微薄的工资收入不足以支撑其高额消费,谭某玲慢慢有了使用信用卡的习惯。2017年5月,谭某玲信用卡到期,需要还款6万元,但当时她囊中羞涩,也不敢让家人知道,无意间看到手机短信说可以无抵押快速办理贷款,便将主意打向了“简单快捷”的网络贷款。回想起第一次借款时的情景,谭某玲悔不当初,“我当时只是想应应急,之后再想办法慢慢还。结果钱没借到,反而被骗走了从朋友那里借来的6万元保证金。”为了偿还保证金和信用卡,谭某玲逐渐在非法网贷的深渊沦陷,先后借了30多家平台,贷款累计滚到了29万元。

2019年5月,眼看着最后的还款日期越来越近,债主的电话、短信轮番轰炸,“走投无路”的谭某玲只能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父母还是替她还清了贷款,并让她保证不再借网贷,但让谭某玲父母没想到是,女儿还隐瞒了部分借款。

2020年4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谭某玲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谭小姐,您还有5万元的贷款什么时候还?”谭某玲想到之前被恐吓威胁的情形,心里有些发怵,一心只想快速搞到钱,没多久,谭某玲决定“动用”由其负责造表发放的独生子女费。“我几次都想打退堂鼓,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表上有几百上千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于是,谭某玲心一横,在打款账号中填入了自己的银行卡号,马上到账的5000元,解除了她的燃眉之急。这次看似神不知鬼不觉的操作,让她尝到了“甜头”,此后的八个月,她每月都“如法炮制”,冒领5000元用于偿还网络贷款。本想着年底发了奖金和绩效就把“窟窿”堵上,但是后来的换岗交接令她措手不及。

“我是来自首的,我冒领了公款。”2020年12月,谭某玲在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湖南省津市纪委监委,问题线索分办至市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

“谭某玲自首的消息一经公布,社会关注度极高。独生子女抚养费等国家和民生资金事关群众切身利益,必须快查快结。我们结合正在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决定必须全部追回冒领的独生子女抚养费。”津市市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说。在市纪委监委干部的教育帮助下,谭某玲积极配合,深刻忏悔,主动退回了冒领的4.5万元独生子女费。“我真的很后悔,之前心里一直战战兢兢,现在把一切都坦白后,我终于结束了惶恐的日子,心灵上也获得了解脱。”主动退回冒领的国家资金的那一刻,谭某玲如释重负。

津市监委对谭某玲冒领国家资金的典型案例进行深刻剖析,并向市人社局发出监察建议书,要求自清自查,全面整改,规范独生子女费发放工作的审批程序及相关审核制度。(湖南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于露)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