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访谈丨持续“打伞破网” 全面修复净化云南政治生态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1/20 09:35:08



【配音】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指出,推动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当前,要更加自觉把高质量发展作为价值理念、目标指向、衡量标准,把握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任务及阶段性特征。落实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要聚焦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为落实“十四五”规划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线访谈。深挖和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是铲除黑恶势力的关键。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问题线索,查处了云南孙小果案、安徽刘氏兄弟案等一系列案件,持续深入推进“伞网清除”。今天我们邀请到了云南省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冯志礼同志做客我们的节目,请他为我们介绍云南省纪委监委在“打伞破网”方面的工作。

冯志礼同志您好!

冯志礼: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在这样的重大专项斗争中,云南省纪委监委是如何认识和推进这项工作的?

冯志礼: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稳定大局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是一项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省委的坚强领导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按照中央纪委四次全会部署和全国扫黑办工作要求,把“打伞破网”作为政治交办、政治要件来落实,把“两个维护”具体化,充分发挥纪检监察机关的职能作用,着力提升“打伞破网”在专项斗争当中的“参与度”和“贡献率”。具体而言,既要查处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腐败,又要严惩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还要着力纠治对扫黑除恶工作推动不力的问题。

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027件(其中,厅级45件),处理4046人(其中,党纪政务处分2703人),移送司法机关524人。全省打掉的涉黑组织中,查处背后存在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问题的占96.75%。通过查办一批性质恶劣、危害严重的重大案件,有力推动了云南政治生态持续向好,打造云南政治生态的“绿水青山”。云南省纪委监委被表彰为2019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聚焦专项斗争中发现的政治生态污染源,着力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为什么强调把“打伞破网”工作放在全面修复净化云南政治生态的全局中来把握和推动?

冯志礼:涉黑涉恶腐败、“保护伞”不是孤立出现、偶发性的,它们之间有内在的逻辑和联系。也就是说,从表象上来看,我们查处的一些案件,少数领导干部涉黑涉恶、充当“保护伞”,洞穿法纪底线;从根本上来看,是这些地方的政治生态出了问题,明规矩不彰、暗规则潜行。比如,白恩培、秦光荣等人把组织的权威看成是个人的权威,将制度当作手电筒,照人不照己,视纪法、制度、规定、程序为儿戏,一个电话、一个条子、一个招呼,就绕过制度和程序,一块地、一座矿就随随便便给了人家。这样类似的情节反复出现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中。

因此,“打伞破网”工作,必须放在全面修复净化云南政治生态的全局中来把握和推动。

主持人:刚刚您也说,云南省在“打伞破网”的工作当中,查办了非常多的案件,这些案件当中,您有没有哪个觉得印象最为深刻?最能体现云南省纪委监委的工作?

冯志礼:这当中,国有企业案件的查处,应该说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我们查处了云南省城投集团的董事长、党委书记许雷,云南省机场集团的董事长周凯,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的刘岗等等。这些案件最大的特点,它都是呈家族式的,都是涉及的案值比较大,涉及的人员比较多。

【视频短片】

刘岗不断用手中权力为老板朋友们铺路搭桥,希望这些人赚大钱后,将来自己可以一直享受奢侈的生活。

刘岗: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你享受了不该享受的东西,你就会失去你不该失去的。

冯志礼:第二个,在我们查处的案件当中,有我们云南特点的就是涉珍稀保护动物制品的比较多,也就是一些党员干部对法律的敬畏意识,对于自然、对森林的敬畏意识,是比较缺乏的。

第三个,在所有的案件当中都可以发现,云南的政治掮客多。我们这几年查处了白建丽、何清帆、苏洪波、舒保明等等一批的政治骗子,经济掮客,还专门研究制作了一部专题片,叫作《政治掮客苏洪波》,全国的点击量达到了1600多万。

【视频短片】

从白恩培也好到秦光荣也好,云南这些年的发展耽误了。

苏洪波是近年来云南查处的典型的政治掮客案,他之所以能在云南横行很长时间在云南政坛上搅风搅雨,与其善于包装掩饰经营推销自己,大打忽悠牌有关;与云南近年来政治生态遭受白恩培、仇和、秦光荣的破坏,政治生态污浊有关。此外,也是云南山头文化、“头人”意识、圈子特色、攀附思想、人身依附等官场亚文化在现实中的映射。

冯志礼:这在全国形成了很大的反响。我们就通过这个专题片,揭示这些政治掮客,他们是怎样上下其手,他们是怎样装神弄鬼,他们是怎样左右逢源,抓住一些官员求平安、要升官、爬山头、钻圈子,以求得升迁,谋得更大的利益,所以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

主持人:“打伞破网”工作对纪检监察机关来说是一项重大而艰巨的政治任务,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主要采取了哪些“硬核”措施来推进落实?

冯志礼:我们主要采取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措施:

一是坚持“以上率下”,高位推动“打伞破网”。云南省委对推动专项斗争态度鲜明、行动坚决。省委书记带头担任重大专案领导小组组长,并直接领导指挥孙小果等重大案件工作。省委政法委书记和省纪委书记共同担任一些专案组双组长,坚持刀刃向内、绝不手软地查处了地方上一批公、检、法“一把手”涉黑涉恶腐败案件。

二是统筹“左右岸”,强化横向协作共同推进。专项斗争一开始,省纪委省监委和省扫黑办就建立了“线索双向移送、信息多方共享”的联动工作机制;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和腐败问题长期深度交织的复杂案件,纪检监察机关会同政法机关同步立案、同步调查,纪法衔接、协同推进;对已侦破的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案件,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认真会商、逐案过筛、寻线深挖,力求逐一见底。

三是贯通“上下游”,统筹监督力量、加大案件查处力度。我们研究出台了《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提级办理工作办法》,明确了有“保护伞”涉案人员层级高、范围广,办案工作受干扰多、阻力大等9类情形之一的,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可以提级办理或重点督办。

四是运用逆向思维,“摸瓜捋藤”拓展工作局面。我们从对案件的倒查定性上来拓宽工作思路,在全国率先实践运用“摸瓜捋藤”工作方法,对被调查人员采取留置措施或已移送司法机关、目前正在采取留置措施或已经进入移送阶段等3类重点案件进行梳理倒查,及时将排查发现的涉案人员违法犯罪情况交政法机关,敦促迅速进行核实定性。

五是坚持打通卡点、突破难点,保障专项工作有序高效开展。为了破解查办工作中存在的定性定义不准确问题,2019年1月,我们会同省委政法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深挖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工作意见》,明确了认定“保护伞”的13种情形。为破解在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中存在的“上热、中温、下冷”问题,2019年4月,我们向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印发了《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不作为、乱作为、不担当等问题严肃问责的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增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

随着这些对策措施的不断探索、完善和落地走实,云南“打伞破网”工作的成效也在加快显现。2019年全省纪检监察机关的立案数、处理人数、移送司法人数分别是2018年的17.5倍、22.22倍、10.46倍。2020年以来,处理人数是去年同期的1.03倍。这些都说明了打伞破网工作专项工作的实际成效。

主持人:您刚刚也提到了孙小果案,这个案件在全国都引起了轰动,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案件的背景以及查办这个案件的难点都有哪些。

冯志礼:这个案件我们称之为骨头案、考古案、钉子案。因为这个案件持续的时间已经有20多年,而且涉及的是公、检、法、司等政法的各个系统一系列的环节,很多当事人有的已经离世了,有的已经退休了,有的甚至已陷入老年痴呆了,所以这个案件穷尽了我们所能够穷尽的手段,开展了全方位的调查。

同时来讲的话,它也面临着社会舆情的种种压力,各种各样的猜测,各种各样的议论,也给我们办案、查处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涉及的法律问题,适用的法律条款,当时的事实认定,当时的证据定性等一系列的问题,随着法律的修订、变更,条文的一些变化都带来一些新的挑战。

所以应该说它是一个集成作战的过程,是一个正本清源的过程,是还历史真相、事实真相的过程,应该说是取得了很好的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纪法效果。

【视频短片】

2019年12月2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再审案件依法公开宣判。

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冯志礼:所以这个案件成为我们云南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主持人:2020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收官之年,但是,“打伞破网”永远在路上。为了达到长效常治的目标,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在建章立制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冯志礼:一是建立“点对点”深挖机制。对标“伞网清除”工作标准,2020年2月,我们主动对接公安机关,建立了“点对点”深挖工作台账,通过澄清底数、动态跟踪、及时督办,54个“有黑无伞”问题已经解决50个。

二是建立领导下沉督导机制。由省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带队,对16个州市开展全覆盖指导、督导,督促工作进展缓慢、整改成效不明显、存在问题较多的州市在发现隐形“保护伞”新线索、提高案件办结率、落实“一案三查”等方面取得明显进展。

三是建立复盘提升机制。坚持“三不”一体推进,发挥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作用,针对办案中发现的短板漏洞,发出纪检监察建议书319份,以案促改、以案促建,做实“后半篇文章”。

四是研究建立“1+3+N+X”联动机制。对保山“乔永仁、曾宪友、王权”系列涉黑案件的审查调查中,我们探索建立了“1+3+N+X”的审查调查联动模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主持人: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主动作为,“打伞破网”成效显著,在这个过程中,您最大的感想和体会是什么。

冯志礼: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近三年时间里,云南纪检监察机关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第一点体会,云南的发展需要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良好政治生态就是最好的营商环境,政治生态出生产力,出经济效益、社会效益。

第二点体会,必须坚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锤炼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纪检监察工作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面对涉黑涉恶腐败问题,要有“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气概,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魄,始终敢亮剑、敢作为,发挥好“党的忠诚卫士”、政治生态“护林员”的作用,成为云南政治生态建设的“疾风劲草”。

第三点体会,始终牢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纪检监察机关的政治要求细化、实化。纪检监察机关坚持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就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惩治扶贫民生领域腐败、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夯实党的执政根基,赢得党心民心,这就是我们纪检监察机关的“初心”,就是强化政治意识的具体化。

主持人:好的,感谢您的介绍。今天,冯志礼同志围绕云南省纪委监委在“打伞破网”工作中的经验、查办的典型案件以及下一步工作安排为我们做了详细介绍。再次感谢您做客我们的节目,也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